七問Facebook加密貨幣

王永利 原創 | 2019-06-20 09:55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Facebook 加密貨幣 

  昨天Facebook發布其加密貨幣libra消息后,在中國引起軒然大波,大量文章和評論對其充滿激情和期待,其中也不乏虛夸之詞,就像2017年比特幣等網絡鏈生幣價格大漲時,人們對去中心的加密貨幣一樣,甚至大有當年特異功能出現時人們那種狂熱的感覺!

  現在人們在討論Facebook的加密貨幣時,就好像其愿景已經實現或肯定能實現,認為其27億用戶會自然而然就成為Libra的用戶,其應用范圍將超過絕大部分國家的貨幣,而不是仔細分析其實現的條件、存在的問題、面臨的競爭等現實問題。比如:

  前期很多人對比特幣一類網絡鏈生幣充滿想象和期待,但現在越來越多的是以法定貨幣做支撐的穩定幣,這是為什么?由此怎么看待原來寄予厚望的鏈生幣?

  穩定幣要跟法定貨幣掛鉤,又怎么可能取代法定貨幣或對現有金融體系帶來顛覆性沖擊?

  Libra的貨幣籃子如何組成,其構成和管理規則,以及如何監管其貨幣儲備等尚不清楚,就想當然地認為好像它就能順暢運行起來了,真是那么容易嗎?

  對沒有籃子貨幣的人,要獲得Libra,是不是先得換成籃子貨幣,然后才能換成?要再兌換回自己國家的貨幣,還需要同樣的步驟,這樣的效率到底如何?能夠很方便就兌換成功嗎?匯率風險如何控制?

  持有Libra是沒有利息的,交出去的法定貨幣的收入歸基金會,這對人們的吸引力真有那么大嗎?作為支付體系,要完全規避監管,各國政府(即使是美國)怎么可能容忍?

  各類網絡加密幣基本上都是在完全封閉的網絡環境中運行的,真能解決現實世界投資貿易的收付清算嗎?

  現在叫全球幣或無國界貨幣,是指超越國家的主權貨幣,但這些幣依然是各個網絡社區或平臺的專用幣,無國界,但有鏈界!在網絡世界里,這真的是去中心的嗎?完全去中心,調整規則的效率如何保證?去中心一定是人類社會的最佳選擇嗎?

個人簡介
中國銀行股份有限公司副行長。中國人民大學獲得經濟學碩士學位,2005年7月在廈門大學獲得經濟學博士學位。 1987年至1989年任教于中國人民大學會計系。 1989年5月加入中國銀行,1997年4月至1999年11月先后任總行財會部、資產負債…
每日關注 更多
王永利 的日志歸檔
[查看更多]
贊助商廣告
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