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cebook數字貨幣Libra:能否改寫金融史?

徐瑾 原創 | 2019-06-24 13:40 | 收藏 | 投票
關鍵字:Facebook數字貨幣 

  Libra成為這些天金融圈最熱的詞,不知道的人難免被認為落伍,知道的人,反應介于深刻的懷疑與熱誠的憧憬之間。Libra的未來,會證明哪一種意見?

  6月18日,Facebook(臉書)宣布將發行數字貨幣,名字叫Libra(天秤幣)。一般機構發行數字貨幣,可能算不上新聞,但Facebook發行數字貨幣,卻是足以震驚世界的大新聞。

  為什么呢?簡單的答案是,Facebook向世人第一次展現了加密貨幣落地的真實可能性。

  加密貨幣:無主權貨幣的理想主義

  2009年比特幣橫空出世之后,鏈幣(比特幣是其中一種)早已習慣于吸人眼球,除了以其巨大的造富效應(從當年的一美分最高上漲到最高2萬美元),造就甚至可以睥睨互聯網富豪的年青比特幣富豪之外,并沒有喪失其探索無主權貨幣的理想主義色彩。

  面對一個外行,比特幣理想主義者會告訴你,貨幣屬于人民,這個世界的貨幣卻被眾多受人鄙視的國家政府控制,這是不對的。而比特幣的去中心主義、匿名、跨國、低成本,成為他們心中可以替代目前橫行世界的主權貨幣的理想替代者。一本以前少人問津的《貨幣的非國家化》(奧地利學派經濟學家哈耶克著),也成為他們的圣經。

  理想豐滿,現實慚愧。比特幣承載理想,但在現實中,它沒有活成貨幣的模樣,相反,更像是一個新的、充滿投機性的(數字)資產。經常上頭條的不是比特幣的貨幣職能,倒是其價格的巨大波動,甚至不時爆出平臺破產、鏈幣被盜等等新聞。

  問題出在哪里?貨幣,就其本質而言,可以簡單定義為被廣泛接受的支付承諾工具。比特幣的價格由供應量(算法)與需求(買賣者的心理)決定,因而波動巨大,這阻礙了比特幣成為廣被接受的支付手段。

  Libra如何爭取廣泛接受

  Facebook的方案構思完整,致力于解決這些問題。

  首先,Libra是所謂的穩定幣,意思是其價值不是由市場交易與波動決定,而是與一攬子儲備貨幣掛鉤,每發行一單位Libra都要存入等值的一攬子各國貨幣的現金或者政府債券,持有者也可以要求以Libra兌現這些法定貨幣。這一機制將能夠將Libra幣值穩定下來。

  要讓Libra廣被接受,必須有巨大的用戶與強大的合作網絡的支持。這方面,Facebook得天獨厚。全球數字貨幣雖然給人喧囂之感,日日宣稱顛覆主流,但是持有者估計不過數千萬,不少交易在國內更是在灰色地帶。對比之下,Facebook市值5456.07億美元(截止2019年6月21日),雖然小于蘋果公司,但是其坐擁27億用戶,是當之無愧的擁有最多用戶的科技巨頭。如此巨大的用戶群構成了Libra得到廣泛應用的基礎。

  同時,Facebook不是一個人在戰斗。按照白皮書的描述,Libra將由設在瑞士的“天秤座協會”(Libra Association)管理,F在已有包括Facebook/Calibra,Mastercard、Visa、Papal等支付巨頭,AndreessenHorowitz、USV等創投基金,eBay、Mercado Pago、Farfetch、booking、Uber、Lyft等電商和移動互聯網公司,Coinbase、BisonTrails、Xapo 等區塊鏈公司,以及Vodafone、Iliad 等電訊運營商,共有28家各行業的頭部企業參加,明年還將擴展到100家。有了它們的合作,Libra在完成各種支付場景職能時候無疑會順利很多。

  有了穩定的幣值與巨大的用戶與合作者網絡,Libra的目標是“建立一套簡單的、無國界的貨幣和為數十億人服務的金融基礎設施”。聽起來,這并不像一般幣圈的白皮書那么神乎其乎,更像是一個銀行給客戶的告知函——你沒看錯,Facebook把Libra包裝成一個新的金融服務創新。甚至,類似國內很熱門且帶有公益色彩的普惠金融。

  Libra白皮書中指出,很多人沒有開立銀行帳戶,往往是因為沒有足夠的資金、費用、銀行距離太遠、以及缺乏必要的手續材料。窮人為金融服務支付的費用如此之多,至于辛辛苦苦賺來的收入被用來支付匯款手續費、電匯手續費、透支手續費和ATM手續費等。他們的目標第一條,就是應該讓更多人享有獲得金融服務和廉價資本的權利。瞬間,Facebook又一種“窮人的銀行家”的感覺。

  從技術方面講,Libra旨在建立一個新的去中心化區塊鏈、一種低波動性加密貨幣和一個智能合約平臺的計劃。但是注意,這里的去中心化,并不等于大家熟悉的公有鏈,而是采用聯盟鏈。二者有什么區別?公有鏈,也就是人人都訪問,大家熟悉的比特幣、以太坊都是采用這種方式,意味著鏈接上的節點自由加入退出。所謂聯盟鏈,則是多個機構參與共同管理,也就是由“天秤座協會”(Libra Association)管理。

  Facebook:理想主義的現實轉型

  如果說比特幣誕生于理想主義,Libra則是其現實主義轉型。Libra目前舉措,并不是一些國內評論家鼓吹的革命,更類似一次妥協,在主流金融體系和邊緣數字貨幣之間,謀求最大公約數。這種舉措,目前還沒有觸及金融和貨幣的核心,但是已經引發監管機構的關注,Facebook與其溝通也體現得小心翼翼。一些狂熱分子覺得Libra沒有吸引力,而且Facebook只是想做一個“網聯儲”。我到覺得妥協性,恰恰是它可能成功的原因。

  為什么呢?看一看目前數字貨幣的接受處境,就清楚了。主流金融系統的人,往往對于數字貨幣不很感冒,尤其監管者,看待貨幣,往往也是從上而下的視角。這種俯視的姿態,很自然地,忽略了市場與貨幣自身具備力量。

  另一方面,數字貨幣實踐者,往往又對金融完全不了解,他們不少人是技術背景出身,對金融原本毫無了解,對數字貨幣有所了解之后,轉而研究貨幣央行甚至金融系統。他們看問題往往是從下而上,比較草根,憑借直覺,覺得現存金融體系充滿不合理性。因此,一些人提出的解決方案,往往不是改良性而是顛覆性,總覺得數字貨幣一定而且很快能夠取代主流貨幣。這些理念背后,不僅缺乏對于金融的理解,而且表面借助人民掌握自身財富等積極自由的概念,有時候卻免不了出現一些一夜暴富的案例——這類話術,從數字貨幣到p2p甚至各類金融騙局,其實沒有多少區別。

  這兩種專業與草根視角的差異,其實也就是今天數字貨幣沒有進入主流世界的關鍵因素。

  數字貨幣的未來

  經濟學家明斯基早就說過,人人都可以發行貨幣,關鍵看別人是否可以接受。所以無論什么貨幣,數字還是印鈔,關鍵在大家認不認,多少人認。

  在某些地方某些時刻,因為極度的貪婪以及極度的愚蠢,也許可以造就一時暴富與韭菜慘案,但是站在金融史的高度,這注定是數字貨幣中的小浪花,不應該也不值得過度追逐。真正重要的命題在于,數字貨幣這個支流,能否匯入主流甚至改寫主流的流向。

  歸根到底的問題是,加密貨幣是不是貨幣?這是一個生死攸關的大問題,現在的各種言之鑿鑿中,其實并沒有很好的答案。我們必須承認,我們目前掌握的知識和儲備,恐怕還不足以給出終論?雌饋泶_鑿無疑的答案,必須越加以警惕。

  一方面,就貨幣作為一種可被接受的支付承諾而言,加密貨幣有潛力成為一種貨幣;只要在各種加密貨幣中經過競爭,自動涌現一種最被接受的加密貨幣。但最終,加密貨幣必須與現實貨幣發生勾連,從現代世界的貨幣都是在主權國家和政府的掌控范圍之內而言,加密貨幣能否迫使或者贏得主權貨幣的合作,從而成為真正的無主權貨幣,還有很多障礙需要克服。

  正因如此,Libra的探索,如何加以重視都不為過。貨幣的問題太復雜,個體的智力與理性難以謀劃;仡櫄v史,央行的誕生以及貨幣發行,并不是規劃的結果,而是市場的最優選擇。敬畏貨幣,從敬畏市場開始。

個人簡介
FT中文網財經版主編、首席財經評論員
每日關注 更多
贊助商廣告
快乐时时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