銀行家的貸款悖論

朱小黃 原創 | 2019-06-27 11:30 | 收藏 | 投票 編輯推薦
關鍵字:銀行家 貸款悖論 

  我們既不能要求銀行家犧牲資本權益,突破市場規則去履行社會責任,也不能任由銀行家唯利是圖完全淪為資本的工具。其中的分寸拿捏則需要文明高度與深度的支撐。

  做了近四十年金融,從來都是按金融的原理和業務流程的要求去思考和行動,沒覺得有什么不妥。最近同朋友聊天,人家批評說銀行家們其實在許多事情上未明事理,例如貸款,雪中送炭的少,錦上添花的多,似乎有違天理。這引起我對金融倫理的思考,我們貸款到底應該貸給誰?

  美國經濟學家邁克爾·舍默講過經濟學上的“銀行家悖論”:如果你貸款給信用記錄差的人,你冒的風險就很大,他們可能還不了錢,甚至搞得你破產,風險很大。這樣就形成了一個相悖的局面:最需要錢的人,信用風險都很大,因此很難得到貸款,而不需要錢的人信用記錄都好,因此很容易得到貸款。事實上,中小企業和國企在獲得貸款方面所處的不同境遇也是相似的寫照。

  在人際關系上,人在困境中得到的幫助才是刻骨銘心的,患難見真情。“馬太效應”所表達的也是類似的狀態:越是需要幫助的窮人就越難獲得幫助,而有錢有權的高官富商,周圍總是圍繞著各色“朋友”。一旦權錢消融,朋友便作鳥獸散。

  大眾常常也不原諒銀行,認為銀行家都是些圖利忘義的家伙。企業越是難過,越是困難,對于銀行來說風險就越大,便越是露出嫌貧本色。企業越是資金充裕,對于銀行來說就是低風險,收益穩定,便越是露出濟富的取向。

  那么銀行怎樣才能履行自己的社會責任,實現社會功能呢?

  銀行能不能直接拿出一定比例的資金給窮困者貸款然后核銷呢?當然不行。因為銀行的經營者要對資本回報和大眾(存款人)的收益負責。

  從經濟行為學上考察,要推動各個主體的行為需要協調好背后的利益關系。只有銀行與需要貸款的困難者在利益取向上一致才能使銀行真正關心三農客戶和小企業的生存與發展。

  人際上真正的友誼是某個人對另一個人的存在有著極大的利益,或某種利害關系(無論心理的或物質的),才會真正關心對方的生存狀態,才會真心地在對方困難時出手相救。

  銀行家不是圣人,他們要按照銀行的規則經營,常常會拒絕真正需要貸款的人和企業。每家銀行都有自己的風險偏好,戰略目標和信貸風險標準,選擇的客戶無論怎樣修飾也必須符合這些偏好、戰略和標準,銀行家最終只能對銀行負責。那么銀行又如何才能踐行普惠金融的價值觀,幫助到那些需要資金而又缺乏良好持續信用記錄的個人和企業?

  關鍵在于在銀行和這些弱勢客戶之間建立利益關聯或利害關系。脫離這個背景,任何行政或道德推動都不可能持續地引導銀行資金流向信用記錄相對較差的中小企業和弱勢群體。從根本上講這不是銀行的責任。除非政府投入資金改善這些企業和個人的信用狀況。例如,財政貼息,或減輕稅負,以此提高這類企業和人群的資產收益和資本回報。須知所有經濟元素都是向符合風險偏好的方向流動,本質上是由回報率決定的。

  今天的銀行家在處理這個悖論的過程中,有兩個渠道可以考慮:一是調整銀行的偏好,在貸款結構上安排一部分高收益高風險的額度用于創業者和中小企業,安排一些高風險低收益的額度用于支持三農客戶和弱勢群體客戶。當然這樣的安排應該得到董事會的認可和監管部門的理解。二是有效履行社會責任。將自己的網點資源、財務資源、智力資源的一部分免費或優惠地用于扶貧、教育、文化、養老、慈善等社會公益項目。

  我們既不能要求銀行家犧牲資本權益,突破市場規則去履行社會責任,也不能任由銀行家唯利是圖完全淪為資本的工具。其中的分寸拿捏則需要文明高度與深度的支撐。

個人簡介
湖南大學兼職教授、供職中信集團
每日關注 更多
朱小黃 的日志歸檔
贊助商廣告
快乐时时彩